人可以缺钱,但是别缺德!蒙古族学生在班里无伴奏合唱,把老外惊都呆了!一群蒙古族孩子在教室内无伴奏合唱,把老外惊呆了!

【龙游大南门】一抹余韵, 写满旧城的时光踪迹

无处安放的广场舞:大妈跳了近3年 也被投诉3年
Dj广场交谊舞《精品中的精品老歌串烧》(24首)
全民义务植树运动10周年纪念币

  龙游县城内,东南紧邻灵山江、与江东鸡鸣山对望一带被人们称为“大南门”。目前,这片旧城区正在改迁,而大南门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建设规划也正在论证中。

  翻阅历史文献,可以看到龙游大南门曾经的繁华与显耀;与两三龙游人相谈,可以感受到这里落笔于几代人心中的郁郁乡愁。它是楼宇森立中的一抹旧韵,写满了属于龙游这片土地的时光踪迹。

县署之地,贵胄相传风云聚

  “若要找寻最初的大南门,可从南宋的西湖讲起。”龙游文史专家劳乃强口中的“西湖”,并非杭州西子,而是龙游那一处湮没于历史中的水光潋滟。

  据《龙游县志》记载:“马天骥西湖园,去治南五百步,天骥奉祠归家所浚,花木亭榭拟杭州之西湖,故名。”南宋龙游县人马天骥,一生在宦海浮沉,权臣当道后屡屡遭贬。老来还乡,马天骥就在县西南浚湖筑室,晚年自娱。

  马天骥的西湖,也可说是当时社会环境的产物。宋代由于都城南迁,中原文化迅速传入,这才有了大南门的前生故梦。它大致圈定了如今大南门的中心范围:南起于城墙,西至西湖沿路西侧,北至电影院门厅,东至余家巷一弄及其延长线。既然是人工酿造,未免匠气稍重些。酒醉茶醒时,马天骥望着城头明亮如昼的月色,大概也会想到这片湖未必长久。

  南宋的楼台月迷在重重烟雨中远去,到了元朝,这片土地上引人注目的是县署。前临白莲桥(已废),后为中街(今太平东路),那是县太爷处理政务的场所。旧县署,俗称县衙门,龙游的政治中心就落脚在大南门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从元代建造县署起,直至1959年,在这长达682年的历史长河中,风浪频起,但县署未移,只不过在原址上重建或重修。

  政治中心往往也是经济、文化中心。逐渐壅废、涸为湖田的西湖园终于在明万历六年(1578),等到了愿意拾掇它的人。与训导张汝孝一合计,决定疏通引水河道,恢复西湖旧貌。与西湖相望的是泮池,这方半月形水池是县学的标志,象征儒家思想“世泽流长”。

  清时,趋于平淡的西湖因余氏家族的入住,陡然焕发出新的生机。最先出手的是余恂,他曾在翰林院当差。顺治十四年(1657)辞官归里后,余恂在灵山江畔建起霁阁,用来观水。余恂的哥哥余忱也是个妙人,兴趣爱好就是营建,他在南面穿池引流造了一座镜园。

  余恂的儿子余勉宜晚年时在西湖之西筑造“宜园”。民国志卷二十四《丛载·古迹》中描述道:“其间层楼杰阁、水亭月榭、鱼鸟花木景集四时。”清乾隆时,西湖东面又添了一处“兰谷”。与宜园比邻,为余氏族人余华所造,想来风景也是十分曼妙。

  “与时迁移,这些园林只能在史记资料中一观了。”劳乃强找出一幅《星堤步月图》资料图,当时,余氏族人在湖上筑星堤,在湖中央建印心亭。杨柳满堤影,湖心亭宛然,西湖成了县城名胜,令人俯仰流连。

寒暑往来,繁华落尽君辞去

  龙游西湖畔的繁花开谢,似延绵不绝,然而历史的车轮终究无情碾过。岁月倏尔,上世纪30年代以来,那些镌刻着人文剧情的亭角桥堍在风雨中倾圮,加之两罹日寇窜扰,终于在解放前夕覆为一捧瓦砾。

  浩劫初歇,龙游西湖也开始退离城南的舞台。20世纪50年代起,民居、县人民大会堂渐渐覆盖了西湖原址。1954年,旧县署原址上建成了县人民政府二层办公楼。此后,电影院、龙游大酒店、百货大楼兴建,时光勾勒出了当代龙游人记忆里的大南门。彼时,它仍然是龙游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  位于县城运动场上的龙游县电影院,是许多龙游人第一次看电影的地方。1978年时几万人涌入大南门看《红楼门》,1982年上映《少林寺》场场爆满,1990年人人都拿着手绢去看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……1991年出生的张雪,还记得电影院播放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情形。“我骑在爸爸脖子上,一眼看去乌泱泱的都是脑袋。有人想翻西门的矮墙挤进去看电影,乱哄哄的。就连电影院外头半月池边,都挤满了人。”当时年仅7岁的张雪都被吓哭了,人山人海的阵仗也深刻在她脑海中。

  龙游电影院就像一本旧日志,记录着小城人们因电影放映感受到的悲欢离合。后来,张雪上了小学,学校组织看电影也是到大南门。“我记得最后一次到龙游电影院,是看张艺谋导演的《英雄》。”2003年,龙游电影院改制,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  龙游电影院的起落,也是大南门由盛渐衰的缩影。大南门曾经是最为繁华的市区,沿线服装店、钟表店、玩具店、百货店应有尽有,茶馆小吃摊时时满座,人如海车成行。1983年,龙游恢复县建制,择址在城西新建县政府办公大院,也就是今天的太平西路2号。政治中心迁移,影响着文化、经济重心变换。城市建设重新起步,新城往西扩建,旧城改造。到了2005年左右,大南门声息渐默,它像垂暮的老人,被重重叠叠的往事旧梦郁积得憋不过来,透着一口气,如同历史的喘息。

故土难离,旧韵新区尘梦起

  踏进如今的大南门,你也许依然会被旧城宿迹里那一闪一烁的意象触动:颓壁断垣间爬山虎执着缠绕、覆满浮萍的泮池旁虫鸣愈跃、枯朽木檐下垂挂的破铜铃依然随风鸣响……凋敝与生机,荒凉与繁茂,大南门正孕育着一场圆满的蜕变。

  2015年编制完成的《龙游省级历史文化名城申报研究》,对大南门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提出了保护建议。于是,一边是挖掘机、推土机开始繁忙作业,另一边是大南门居民依旧慢吞吞的生活脚步

  每天早晨移开自家的木板门后,方明军照常到泮池另一头的早餐铺买上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。回到家,收音机放起戏曲,他和老伴端着粥,坐在门槛上,边吃边看着阳光在泮池浮萍上投下片片梧桐叶的影子。“好多年都这样过来了,以后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变。”在这里度过大半生的方明军相信,大南门成为历史文化街区后,依然会包容人们生活在这里的步调。

  几个月前,65岁的王彩沅搬离住了十余年的余家巷一弄,她对扛着昂贵相机来来往往的摄影客见怪不怪。“老房子都被保护起来了,政府征迁去,要建历史文化街区。”王彩沅并不懂得老建筑的历史、艺术价值,但她也明白,老屋在政府的保护下,能更完整地存于后世,她盼望着工程快点完成。

  在《大南门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》中,指明历史城区范围内有文物建筑18处,建议历史建筑63处,古城街巷格局骨架基本完整。“大南门是龙游历史文化变迁的重要见证、传统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。”在总规划师何军看来,规划的重要目标在于保护历史文化遗存,恢复重要人文景观,构筑历史文化的承载空间,再现龙游人心中无可取代的“大南门”。

  龙游县学泮池还在,龙游县政府旧址犹存,明代古墙遗址依然眷顾着生活在这里的人。那些走过大南门的时光,被无数龙游人魂牵梦萦着,即将在未来描摹出了一幅熟悉又新奇的画卷。

文字/衢州日报

图片/郭建军

制作/林晨

策划/余柏成

责任编辑:人可以缺钱,但是别缺德!